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给她爱与尊重
给她爱与尊重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给她爱与尊重 夜很幽静很美更是无比醉人,澈蓝的夜空恰如一副出自名家的美画,浑然无息地将这片富饶的土地笼罩着,在那万家灯火的高空变得越来越黑,繁星的点缀就如及融洽的色笔,若隐若暗地时不时淘气地闪烁着,让人们对头顶那浩瀚的宇宙充满遐想,甚至又会因为这幅天然的美景而沉浸在儿时美好的回忆。

  我们的男主角王宏达一士此刻却没有那份闲心,手机一直静静的,甚至连个讯息也没有,这不像是妻子以往的风格,当一个丈夫心中是不由泛起些许慌张的时候,宏达有些莫名的空洞感,但他仍旧坚持做完了每一件琐碎事情,希望太太回家时能讨她红颜一笑。

  一个合格的丈夫的优异表现就是应该在生活中任何点滴中体现出来的,宏达又何尝不想彻底成为那样的男人,问心无愧地为自己打上满分,让深爱自己的妻子完完全全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这些日子来形神的低沉,让王宏达始终对妻子抱着无法宣泄的愧意,他当然感觉到自己的错。无时不刻都在想着让自己变回原来的样子去好好回报妻子,其实宏达不是木瓜,虽然妻子是个干练的事业型女人,但生活的点滴中他完全能感受到妻子对自己的爱,对这个家的依恋。

  浴室里蒸汽缭绕,宏达闭着双眼,在热水下享受着,当他终于摸到了自己清醒的意识时啊,太太和蔼可人的笑容在脑海中是那样真实。宏达并不喜欢这独处的感受,越是这样他越是希望等会自己会有更好的表现,他当然知道这太太收经的第一天,太太周红又是个略有洁癖的女性,所以要洗得更加彻底,让晚上的房事更加完美。宏达总算是暂时先放下事业上的烦恼了。

  回到客厅,神清气爽的宏达翻箱倒柜后找出了恋爱时听的CD,选中了红也钟爱的那首曲子反复地播放着。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沉浸在那温馨而柔美的环绕旋律中,宏达有些陶醉,闭起双眼时,和太太共同走过的美好时光如电影般在脑海里回放着,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宏达像是找回了自我,心中一再想起太太前几日躺在肩头说的话:我希望老公还是那个积极奋进开朗乐观的阳光青年。话是简单却又是那么真情流露,宏达貌多少有些想开了,也对,就算天塌下了至少还有一个温柔可爱又深爱自己的妻子陪伴在身边,想着妻子的笑容,宏达不禁笑了,也以为妻子也该快到家了,怎么会去揣测此时此刻她人在哪里,在干些什么。

  宏达甚至连一点疑心都没有,在宏达心中周红实在是太完美了,身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时代女性,她善解人意啊,顾全大局,可以在工作上出类拔萃,个性张扬,也同时能在家中成为一个温雅周到的妻子,她地丈夫的好会让身边的人充满妒忌,宏达也一直都处在安逸之中活着,所以自己的想法也一直是单纯的。

  偏偏在城市的另一头,就有那么一个男人正一清二楚地目睹着。肖刚像贼一样躲在酒店套房的衣柜里,偷窥着房间里的一切,他彻底费解了。虽然当晚也只是和这个手下员工的妻子周红第二次见面,肖刚却早已深知她的为人,一个在庆功宴上会婉拒男人邀舞的女人,一个端矜自守又深爱丈夫的人妻,此刻拥搂的却是另一个男人,丈夫以外的男人,两个身体紧紧贴着干柴烈火得仿佛热恋中的情人,吻得是天昏地暗,交汇得再分不清那是是谁的口水。乱七八糟的唇声,喘气声,清晰地飘进柜子,刺激着偷窥者的每一根神经,激发着他心中蕴育了多日的邪欲。

  红丰盈娉红的身子是一丝不挂的,唯独一根铂金的腹链还挂在腰上,暖色的灯光下,白皙的肤色映着暧昧,从胸脯到臀部被那双男人的手来回抚慰着,指尖时而停在乳尖,时而停回旋在下腹嫩滑的肌肤上啊,抚得她太陶醉了,纤腰盈盈的丰姿都微微腰摆了,这恰是让肖刚更加觉得难熬。肖刚不禁自问:这还是周红么?

  其实就在郭涛将粉色裤衩从红肥臀上撕开的瞬间,肖刚就已经难以招架了,那只聚满女人韵味极致浑圆的屁股,即使裹着裤、裙都是那样摄人,眼下,它赤裸裸地亮在外面就宛如一朵绽放的雪莲,每一丝颤摆都会加重肖刚心中的烈欲。

  纵是遍了天下的女人,肖刚还是难以把持啊,他忍不住掏出怒根,慢慢地撸着,又不敢刺激龟头,怕好事还没开始就已经挂了。哪知周红无意一个侧身,怒挺的一对豪乳迎面袭来,汹涌的肉光直铺肖刚眼帘,激得他差点都吟出声了,他也再不敢继续撸下去了。

  太不一样了,冰肌雪肤的两堆酥肉果真是真材实料,满满的都往外胀了,粉润的两片乳晕又是那样珠圆玉润啊,在她美韵脱尘的鹅蛋秀脸下显尽了放荡。它们赤裸裸地颤抖在空气里,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放似随便一捏就会叫奶水滮射出来,也难怪无论是同事还是同学都会对她羡慕不已,就连闺蜜小丽也无非如此。

  其实第一次见到这女人肖刚就在意淫,总算是开眼了,他不解郭涛在那女人身边怎么就能抵御得住,更加不解,为什么像周红这样一个女人竟会成为王宏达的妻子。但此刻肖刚再心急难耐,又能怎样,除了苦等,苦忍,在那黑暗的格子里他除了手淫恐怕什么都干不了,无论这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也只有看的份,听的份。肖刚明白,不管这女人和郭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可她毕竟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万一一时鲁莽搞得全功尽弃了,恐怕再没有这样的机会。还是等候郭涛的暗示吧。

  粉色的系带蕾丝裤衩是被郭涛随手甩在床单上的,裆片上是湿得无一干处,其实来酒店前早已经一塌糊涂了!红平时只用苏菲和乐而雅两个牌子的护垫,此刻,那湿透了的内裤裆上却没有任何保护啊,看来红来时就没想着再穿那裤衩回家。她了解丈夫的细心,她早在包包里准备好了一套干净的内衣。

  裤裆里湿得都异味芬芳了,女人不动情又怎么会这般难堪,即使连红自己都完全搞不清自己了,难道真是对这德性龌龊的事业型男郭涛有了感觉了?话说回来,红和这有缘无分的男人毕竟有过那么三年,无论最后是嫁给谁了,有些事情终究不是说忘就能忘的。要是没有感觉,那次同学聚会她完全不需要惺惺作态地回避他,而后在这男人公司被迫失身的时候,更不至于做爱做得连连丢精淫水难止吧。

  或许潜意识里的东西就是这样奇妙,换个角度说,换做任何一个妻子,面对一个如此成就如此倜傥如此会调情的男人啊,谁又敢说肯定不会有邂逅的欲望呢啊,否则不久前X6上发生的事情又要怎么解释呢。你能说是周红已经不爱王宏达了么?能说她是个荡妇么?如果真是那样,肖刚这样的超级大腕,她更该来者不拒了。

  正因为无法放下丈夫,和郭涛温存一刻,泪水还是渐渐浸湿了红的眼睛,她却克制不自己,身子不由前倾挂住郭涛脖子一度做出爱意宣泄的动作,她自己知道,自己下面又流水了,大腿间正划过一道湿暖。痒痒的,挠着心窝也加浓了心头的负重。红清楚记得,和丈夫定情初吻的那晚,身体才有过这样美妙而又羞涩的体会。为什么对郭涛也会这样,她找不到答案了,可尖细的后跟离开地面后,就是久久地再没落下。

  俊搂着摸着吻着小心翼翼地爱抚着红,见她已和来时判若两人,心中不禁得意得很,当手再次撸回那对又软又滑的冰清雪乳,之感乳尖正胀硬的厉害,觉得这前戏应该是到位了。

  郭涛当然还记得某人的存在,他不忘瞻前顾后,趁红满脸春容泛滥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使出一把巧力,对着她肥臀的雪肉狠狠一掌上去!

  「啪……」

  得一击脆响正是让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更加淫荡,红不由微张香唇连出一声媚喊,已是满满的酥麻痛楚挂在双颊。郭涛也不顾她那副嗔怪神情,双手连忙又掰开了她肥臀肉瓣儿,开得春光大泄的屁眼都拉成椭圆状了,肥屄屄口也宛如张嘴的鲜鲍一般,大部分都暴露在了外面,也怪了,红还没生过孩子,粉嫩的屄肉是很满,阴道洞也很细,但那屄口却不短,估计是结婚这几年来,频繁行房,让老公给肏多了所致的,这样的美穴和她妩媚丰韵的身姿放在一起看,真是叫绝配。

  郭涛可是故意要让那肖刚看得一清二楚,让他彻底见识一下这梦寐以求的女人最害羞的部位。几年的交道打下来,郭涛是太了解肖刚为人了,知道他喜欢女人屁股。其实肖刚就是个典型的臀控,特地找了屁股又肥又美的香港女人做了一号秘书,明知人家有男朋友,还逼着人家穿极包的辣裤上班,后来都在公司就搞上关系了,郭涛去他那谈生意,偶尔还会遇到那种场面,在肖刚阔绰的总裁室里那女人好几次都是光着屁股和郭涛打招呼的。

  郭涛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又看不惯肖刚的作风,眼下正是报复的机会。他不仅故意让周红肥硕的屁股对着柜子,还硬是一头栽进了被掰开的臀缝,猛亲她的屁眼儿,就是要让肖刚也尝尝心痒难忍的滋味。

  「嗯……啊……」

  的吟声溢出秀唇,红是一脸羞涩,霞韵剧变,她不知道还有第二个男人的存在。毕竟是最害羞的部位,就算是第二次了,也丑到了极点,偏偏紧闭着的屁眼被那大嘴吻得极是舒服,舒服得腿都软了,大屁股不由地左右摇晃起来。

  她更担心郭涛亲完那儿又会亲回嘴来,却无法压制越来越销魂的神情:「你啊……你这人……等下……喔……别……吻我了……嗯喔……」「是吗?你不舒服,你屁股晃什么晃?」

  说着郭涛对着那陶醉的屁股又一掌上去。

  啪!——一击脆响比刚才还要响亮,那屁眼都忍不住张开了一下,肥臀白皙的肌肤上映出手掌大的红印,又在颤抖中渐渐退去。

  「……啊……你……你框着我身子,难受……才晃的呀……」多么淫荡的一幕,红貌似有些怒容,但口吻依然娇媚不已,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舒服才会这样,偏偏郭涛又不理她,见那肥臀还在摇摆,一股邪念跟着形成。只见他铺满骚腥的大嘴刚放开周红酥软的屁眼儿,人已经站直,一把扶稳红的身子又是一个180度的侧转,健硕胸肌和她红润的玉背紧紧相贴时,已让她正面朝向那藏人的柜子。郭涛又得意地朝柜中投去眼神,跟着一把抓住红左边的奶子,另一只手同时大力将她雪亮的右腿高高抬起,让她天鹅芙蓉般地单腿站在地上,趁那骚胯大肆打开骚屄无法闭拢,对准了就是蛮力一顶,咕叽一声,整根都进去了!

  驴物都胀得成硕蕉了,还是这种角度进去,即使那屄饱经了一晚的折腾是要极了,一时却无法承受这过分的硕胀。只见那一刻红是几乎要软倒了,要不是屄中之物的支顶,她估计都瘫了,幸亏郭涛是抓只那大奶子将她扶着,当她扭过香颈和郭涛相望时,满脸的贱容羞涩都映红脖子了……这屄还没肏起,最女人的一面已经足足显然出来。

  红是因为姿势的别扭而到羞臊,骚屄被那异物猛撑着,还要让两片满口含物的湿唇暴露在外面,但她实在又招架不住这烫棍,深处的一朵花心都被那灼热的龟头要顶坏了,当驴物忽然肏动之际,整个屄道上来就麻了,快感袭袭直袭娇媚的深宫,她一再难以克制春声,连连喊出颤抖的媚音。

  「啊……这……这姿势……啊……啊……」

  「怎么?爽么?嗯!」

  「这……这什么姿势啊……啊……啊……丑……丑死了呀……」「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马上就知道厉害……」「……啊……啊……已经不行了……」

  郭涛是有备而来,他不完全不同那次在办公室的风范,是肏得不刚不柔,不快不慢,三深七浅地把握着力度。其实为了给那肖刚做足铺垫,郭涛当然不会轻易让周红高潮,必须吊足她的胃口,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磨出她心上的火,让她欲罢不能,几次一来才能让肖刚趁虚而入浑水摸鱼,所以这金鸡独立乳晃屄展的一式也只不过是个开始。

  可肏得再小心翼翼,不到数十回合,周红实在已经不行了,只见她满脸都堆满了媚容,一副欠肏的姿态足足暴露出来,还硬是扭过身子侧搂住郭涛的脖子,凝视着他像是在渴求什么,表情连连失控走形之际,肩头光滑雪莹的肌肤都屏红了。可能是郭涛的龟头肌太壮了,一次次在那肉夹馍里抽出咕叽咕叽的声响,摩得G点到花心一片的酥麻都散到屁眼心那去了,这时候只要稍微搓一搓乳头,或是给予一个充满雄性魅力的深情眼神,多数会叫她丢得一发不可收,所以郭涛也只能违背本色,一再收敛自己越肏越柔。

  看来做爱时要肏得女人舒服又不能搞出潮来还的确是难度不小,好在郭涛是经常去健身馆,他一身的柔润就是具备这样的耐力。眼看这王宏达妻子飘飘欲仙欲火重生,丰盈的姿态已经完全不留一丝矜持,郭涛反倒一不做二不休,在悬崖勒马前索性要叫她再度露丑,用上了词眼方式的刺激,话吻是极其温柔关切,这一招可是这恶男最拿手的。

  「舒服么?嗯……」

  「……啊……啊……舒服死了呀……啊……再狠点……狠点呀……」「……比和他做的时候舒服吗?嗯?」

  「……啊……嗯啊……你……你……啊……」

  「说呀……结婚来,他没这样肏过你吧?」

  「……求你了啊……让啊……我到……让我到……再……再狠……再狠一点呀……」「那你叫我一声老公……我马上让你高潮!」

  「……啊……表呀……你……你叫我怎么对得起他呀……」「……你这样就对得起了!嗯?」

  「……啊……啊啊……」

  「叫还是不叫?嗯!」

  「……求你了不要……这样……」

  「不叫那我停了……」

  「老公……老……公……呀……再狠点……求你了……表折磨我了……」这样不要廉耻的话终于还是从红的口中喊了出来,话音还未落,眼泪已经一度失控,滮出眼眶将红扑扑的韵脸全部打湿了,和这男人做的这样欢畅淋漓,心里那一关终究还是无法度过,红觉得自己太对不起王宏达了,明明是为了他才会做出这种错事,可一时间就是这样管不住自己。

  柜子的门紧闭着,肖刚亲眼目睹着这现场版的夸张肉戏,心中更是欲痒难忍啊,当听到红亲口对郭涛喊出老公,他终于再憋不住满腔的「怒火」暗自骂出了两字:「骚屄!」,这火不是为了那可怜的男人王宏达,只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具冲击力了。要不是郭涛之前就再三叮嘱,他或许都已经冲出去了。

  其实肖刚对周红的邪念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在半年前那次宴会起就一直想要和这员工的妻子上床。他是搞不明白郭涛究竟用了什么迷药才会这个矜妇变成这样,听着袭袭飘来的床叫声,他竟意淫出那样一个画面:就在红被肏得最欢畅淋漓的时候,王宏达打电话来了,手机一次又一次的响着,直到周红不得已接起,那鸡巴始终都没停下,面对着电话里的丈夫,周红为强掩满屄的欢愉,握着手机已是满口的谎言!

  想着想着肖刚还真希望这事会真的发生,他果然是和郭涛一样的下流,要是真让他加入了,那王宏达顶上的「绿」可就更不一般了。也不以为怪,现下都市中的高楼林中,那些道貌岸然的成功男人,脱下那层皮后,谁又不是奸淫辱略无所不干的。东京热就是最好的现实社会的倒影了。

  酒店的人气随着夜深逐渐攀升着,走廊里人丁兴旺身影越来越多的时候,一间间的空房都轮替朝外开放了,本地的客人倒是不多,一般他们没事不会闲着到这样高档奢华的场所消费,来住的基本都是些旅游过境的上层人士,也有部分是在这度过春宵良辰的新婚夫妇,就像周红和王宏达当年一样。

  果真是引领时尚的高雅场所,走廊里,光是那条红毯就是价值上万,就更别说是整体装潢了,全部都是超一流的水准,让人们在这样的空间里完全能感觉到家一般的舒坦温馨。某层的楼面上,就是有那么一个房间早早地挂上了「请勿打扰」的门牌,当人们从那门前走过,竟隐约地听到里面的春声,隔着门,这些外来人士虽弄不清那女人模糊的上海方言在喊些什么,却个个都听得热血沸腾了。

  或许是红的声线太高了,也或许是这的隔音并非想象中的出色,竟然忽然间啊,连连手机的信息鸣声也隐约传出门外了。

  其实就在手机响起的前一刻,红几乎就要高潮了,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求着郭涛,怪相的秀脸正是堆满了哭容,屄心的烫液也一次次被那根粗暴的鸡巴带到外面,从丰韵雪白的大腿滑过,又顺着小腿完美的曲线向精贵的细跟延去,将一道道湿痕留在了她光滑细腻的腿肌上!宫腔里估计都已经泛滥了!

  「……啊啊……要去啊……要啊……去……了呀啊……啊……吻我……快吻我……」「不嫌脏了……嗯……都舔过屁眼了,你不介意么!嗯……」「……啊……啊……俊……求你了……求你了呀……要……要去……要去了呀……」郭涛彻底放开了,正是越肏越狠,短信的突如其来无疑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他都不需要自己去找理由,就在这女人骚屄几预喷汁的时候,直接将整根鸡巴都抽出来了,与此同时,周红的手机也握在了手中,按出信息内容直接搁在了她的眼前。

  那根蛮狠的大鸡巴似乎比进去前还要粗挺,沾满了热烘烘的情欲烫汁,泛着迷人的湿光……眼看就要释放的欲就这样被硬生生地压回去了,这不是要周红好看么!关键那信息居然还是丈夫发来的,内容充满夫妻间的情调,这样写着:「亲爱的,聚会顺利吗?老公我正斗志昂扬等着你的归来呢。记得路上要小心哦!」泪水再次宣泄的时候,周红彻底无语了,在那一刻她都不知该对身旁的男人说些什么,身子是难受极了,心里的难受更是翻天覆地,她更不知道是该埋怨自己,还是该埋怨那个家里的男人。整个人都怨得连连跺脚几乎要发疯了。

  超星级酒店里的丑事,第一次临潮时的抽棒就是这样发生的,第二次必然会紧跟其后。郭涛也感到有些意外啊,但又得意事情总算在如期进行着。他喘着粗气,略作休息,为更犀利的第二式做着准备。

  家里的客厅仍然还开着灯,宏达坐在沙发原来的位置,他最喜欢的位置,旁边的空间能让太太舒适地半躺下,还可以搂着她。墙壁上,太太选的卡哇伊挂钟显示着九点15分,王宏达给太太发去了短信也同时打开了电视,正是娱乐频道,直播着《非诚勿扰》的综艺节目啊,荧屏上正站着一排容貌俏丽打扮精致的妙龄姑娘。看着她们宏达笑了,他很久都没有这样的笑容了,因为在宏达的心坎里,太太比她们都美多了,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段,都不是一个层面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独处的一段时间让宏达更期盼妻子的归来,这都呆傻了几近一周的男人终于深刻体会到了女人对一个家的重要性。

  手机终于有动静了啊,在干净无尘的茶几面上嗡嗡地抖了几下,是短信的提示,宏达连忙拿了起来,果真如他所料,是周红发过来的,但紧跟着他就呆住了。

  短信的内容居然只是一个字:「好。」

  纵是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宏达傻傻地看着高亮的手机屏幕,心中很是奇怪,这哪里是太太的风格,以往她短信里即使不说些打情骂俏的肉麻语言,也至少也会附加上一些可爱的表情符号,而眼下,这条信息真是简短得都叫人感觉陌生了。

  宏达是个细心的男人,是个身处现代社会的普通丈夫,即使从不会去怀疑妻子的行踪,当一人坐在家中面对着这样特殊的信息时,他脑海里还是本能地想起了一些事情:太太以往的同学聚会一般都会提早几天告知,而这次却是那么突然,恰巧又是她刚刚收经的日子,她生理上最需要的日子,此时此刻她会忙什么忙得连发个完整的信息的时间也没有,况且,最近的她又那样注重肌肤的呵护,BB霜早晚涂,就连乳房和臀部这样隐蔽的部位都将护肤水净白乳抹上好几遍。这又是为了什么!

  如果真要将这些事情结合起来去推理,估计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想到自己崩溃为止。正常的逻辑就是这样,多半是外面有男人了。但宏达却悬崖勒马了,他知道自己可以怀疑妻子的一切,却就是不能去质疑她的人格,和那份对丈夫对家的忠诚。宏达是不想再加重自己的罪孽,他想到,在自己最低落最无助的时候,是妻子始终如一地在精神上支撑着,继续关爱着。而眼下,只是偶尔的一次晚归又怎么可以去大做文章。突然之间,宏达什么都不想去揣测了。他继续看起电视,决定要是过了9点半妻子还没有回家,再打电话给她。

  没有及时打给妻子,是因为宏达一心认为啊,太太定会是有无暇抽空的原因所在,这种时候是不该去打扰她的。也难怪红会那么爱宏达,其实在本质和人格上,宏达无愧是当代的优异男子。能像他这样相信妻子,尊重妻子的丈夫应该是少之又少了。